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 提案议案
“临终关怀”,谁来关怀
来源:作者:严璐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03

  “生如夏花绚烂,逝如秋叶静美”,当生命走向尽头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安详而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让这句话从美好的愿景变成现实则离不开临终关怀。临终关怀是指对生命时间有限(6个月或更少)的患者进行适当的医院或家庭的医疗护理,以减轻其疾病的症状、延缓疾病发展的医疗护理。它不以延长临终病人生存时间为目的,而是以提高病人临终生命质量为宗旨,使临终病人活得尊严,死时安详。

   而我市的临终关怀现状堪忧。据调查,我市目前没有一家专门的临终关怀机构,仅个别的民办养老机构提供临终关怀的服务,且这些机构由于各方面原因,临终关怀的功能也逐渐萎缩、淡化。

   目前,我市临终关怀服务主要面临以下困境:

   1、传统的羁绊。“落叶归根,在家终老”观念根深蒂固,一方面,生命进入倒计时的人不愿意在生命的最后离家进入专门的机构,另一方面,狭隘的孝道也阻碍了病人家属送其进入临终关怀机构的脚步。

   2、政策的缺位。政府、医疗机构、保险机构对临终关怀事业的态度如何决定此项事业的发展,临终关怀机构的治疗规范和服务水准如何决定临终关怀的实际效果。但是我市目前在这方面并没有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和法律法规,临终关怀缺乏政策保障。

   3、体系的断裂。我市提供临终关怀服务的主体单一,仅由个别民办养老机构承担,这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对临终关怀的需求。

   4、场地的缺失。临终关怀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改变一个人离世的地点,而三甲医院“一床难求”的现状很难为临终关怀提供一张床位,而提供临终关怀的个别民办养老机构的场地问题又成了阻碍其发展的重要原因,高额的房租和周边群众的抵制,使这些机构的发展举步维艰。

   5、人才的匮乏。目前,各大专院校几乎没有开设专门的临终关怀专业,现阶段的从业人员几乎都是普通护理人员,他们进入岗位后由所在单位为其提供一些简单培训即可上岗,部分从业人员为大龄护工,更毫无专业知识、技能可言。且由于工作辛苦、心理压力过大、激励机制缺乏,该行业从业人员流动性很大。

    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1、思想观念需有破有立。民众对临终关怀理念的接受是个漫长的过程,改变不合时宜的落后的传统观念是第一步。这就需要政府的大力宣传,开展形式多样的大众化死亡教育。利用学校等教育机构开展科学死亡观教育,了利用医疗机构对患者和家属进行死亡观教育,同时利用新闻媒体进行大力宣传,帮助人们更新观念。同时也加强对医务人员的死亡观教育,使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积极关注临终关怀事业的发展,认真对待临终患者的需求。

   2、相关政策需尽快完善。首先应明确临终关怀的主管部门及监督管理责任,明确投入主体,保证资金来源;其次应制定具体的规章制度,如对临终关怀对象的界定,从业人员的资质、职责,临终关怀机构各病房的设置标准,临终关怀的技术及操作规程,应配备的设施、设备、收费标准等做出明确的规定。尤其应将临终关怀服务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范围。

   3、服务体系需分级建立。临终关怀是一项社会化的服务体系,要遵循医养融合的趋势,建议建立以社区为主体,由家庭、社区和医疗机构共同参与的临终关怀体系。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依托,设立社区临终关怀科室,或社区与附近民办养老机构合作开展临终关怀服务;同时开展家庭临终关怀服务,建立社区内临终病人档案,注意对家庭成员进行临终关怀相关知识指导,并由政府购买社工服务定期上门予以帮助;有条件的大型医疗机构设立临终关怀病区,以满足不同群体对临终关怀服务的需求。应注意分级的服务体系并不是分割开的,而是一整套连续性的体系,应加强各参与主体的协作。

   4、民办机构需政府扶持。政府应对民办临终关怀机构的选址应给予帮助和指导,在卫生、民政、税收等方面予以政策性优惠和大力支持。建议在市社会福利中心设立专门基金用于扶持民办的临终关怀机构。

   5、人才队伍需加强培养。鼓励大中专院校开设临终关怀相关专业,培育专业人才;对于现阶段从业人员进行全方位专业知识培训,完善继续教育;建立职业职称评定机制,畅通临终关怀专业人员的晋升渠道。同时,充分发挥社会志愿者的作用,鼓励更多的志愿者关注临终关怀事业,尤其是医学、心理学等专业人才,实施志愿者集中培训、挂牌上岗制度。要注意鼓励机关事业单位人员积极参与临终关怀志愿服务,发挥带头引领作用。

分享到: 0
  
中国农工民主党合肥市委员会 主办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800154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