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员风采 > 党员随笔
柔软的村庄(外二章)
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9
    遥望奶奶燃起的炊烟,心似结痂的伤口,隐隐地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村庄的土地在脚下时,有了丝丝的柔软,在我难以默契的呼吸中,鸡、鸭都以自己的方式在呼喊我的乳名。

不言不语的老皂荚树,和父亲一样,在低头忙碌,用弯着的腰向大地颔首虔诚。

杂草,落叶,堆积成一条长长的地毯,我行走其上,可感知一种化作春泥的情愫,偶然飞起的小鸟,似乎是在反馈一生的感恩,不离不弃地筑着自己的巢,伴着乡村,朝起朝落。

在水和土地交融的地方,生了一个村庄,就是我的衣胞之地。

它在安详中入睡,在静谧中醒来,繁衍生息。

流水潺潺,言语脉脉。

从村头到村尾,花红柳绿,在瓜果飘香的细流中,鹅凫水而划出一道柔软的水痕,将正在浣衣的少妇那柔情的目光引向远方……

在村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柔软的心跳。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心情来聆听,可惜,一个安稳觉也没有睡好,母亲已将瓜果蔬菜塞满了我的行囊,用了一句五味杂陈的方言“走吧”,将我送出村庄……

 

村里的树

 

   村中有树,树有根,根生在村中的土地深处。

村里的树,在岁月中轮回嬗变,枯荣,演绎着不老的乡村风情。

一粒种子,一方薄土,沐浴风雨,拔节出一棵树。

春树,盎然一地生机;夏树,葳蕤生命的澎湃;秋树,点燃丰收的火焰;冬树,储蓄春生的潜能。

随季节而蜕变的树,赋予村庄炫彩多情,也造就村里的人的坚韧品格。

老树新芽,固守乡土,条条肌理、道道叶脉,满是沧桑,都是故事,是长者,智者;新枝招摇,续写生命的传奇。

树下老者围坐下棋,摇扇,漫语;孩童,生龙活虎,打弹弓,玩泥人。

树人相伴,共度日月。

回望村庄,让树长在心田,成为心的高度。

 

                          村前的月色

    黎明前的月色,是农家新日子的起点,在寂寞中忽然迈步,听,她渐行渐远,唤起的声音慢慢地被空气稀释……

    一辆木板车的轱辘从村子的小巷颠出一些清脆的声音,那是卖豆腐的人,最早在沉睡的乡村被点燃。在他的身后是慌乱地用五指梳理着长发的女人……

   卖豆腐人的车轱辘重复的响起,略带疲惫,却藏不住心中的焦急和希望,渐远的声响那么有力量,有节奏,分明碾出了乡村的黎明。

   我们在床上就能闻到他板车上豆腐的清香,随着暖气和月光的气息,轻柔而又亲切,像一条小河潺潺地流淌,漫过我家的窗口,飘入我们干渴的喉咙!

   于是,我们猛然清醒,想到曙色正在到来,天际那微微的生命的亮色,正在临盆……

       (艺术支部  王贤友)

 

分享到: 0
  
中国农工民主党合肥市委员会 主办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800154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