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员风采 > 党员随笔
童年住过的老屋
来源: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9
    我的家在远方。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偏远的江南小山村度过,那村庄在新安江的一条支流旁。说它小,它也不小,因为那里出过清代的举人、文人,还有闻名百里的中医郎中,都是张氏家族的。我祖父就是被省里派到京城办事处的公务人员,父亲在北大、清华读过书。

    而我却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出生在老家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孩子。六、七岁时,祖父就已去世,是父母亲陪伴着我们兄弟姐妹,在那山村里度过难忘的童年。记得我家房子很大,有一幢新房是楼上楼下二十四间,前厅、后厅,画龙雕凤的窗棂,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但我七岁时,全家就搬到另一个有前院、后院的老屋里住了。当时是我家的柴屋,中间有几间空房可以住人,也可以放柴火、家什的老屋。那时听爸爸说这老屋的两个院子加起来有足球场那么大,一年四季全家人吃的蔬菜都不用买,都是自家种的。还有后院里种的一片金竹,长出来的笋子也够全家人吃的。我记事起,就看见后院里面还有一棵大大的胭脂红李子树,夏季果实结满了树梢,任我采摘下来吃。还有父亲和大哥亲手栽种的十棵文旦树,母亲说过一、二年就会开花结果了。那文旦黄橙橙的,又大又香,是冬天过春节时摆放在大厅桌子上的贡品。后院里,母亲还养着十几只下蛋鸡,我经常在稻草堆上捡到母鸡下的蛋。草堆下面是我家盖房子剩下的木料,大人是爬不进去的,只有我们小孩子调皮能爬进去。忽然有一天,一只老母鸡唱着歌,带着一窝小鸡宝宝从草堆下面走出来,让我们全家都感到惊奇和高兴。

    老屋的前后院中间是我们宽敞的住房,妈妈说比起我家的正房这里是简陋多了。但我们一家人住着,倒也挺开心,不觉得苦。前院的东面墙紧靠着张氏大祠堂,我经常去玩,看到那很老的墙缝里长出厚厚的青苔,很是好奇,并不影响我对它们的眷念。因为那院子里有一年四季开不完的花,冬天的腊梅花,秋天的菊花,春天的牡丹花、海棠花、迎春花,特别是初夏的茉莉花几十盆的摆在高台上,都是父亲和两个哥哥从山里采来枝条插枝成活的,我四姐天天挑水浇灌它们。夏天一走到前院,阵阵茉莉花香就扑面而来,我是最有记忆的。还有祖父种植的一棵棵枇杷树、橘子树、青梅树,都收获过果实。由于全家人的辛勤劳动,精心陪护,满庭花草树木长得很是茂盛。每每回忆起来都很开心,因为我的童年是非常幸福的。几十年来,我也一直养成了好习惯,不管住在哪里,都要种些花草陪伴,看着它们就常常想起我童年的老屋大院,挥之不去,忘不掉那段人生美好的时光。(包河区支部  张璇玉)

 

    

分享到: 0
  
中国农工民主党合肥市委员会 主办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8001543号-2